远行客。

曾有惊鸿掠影的灯,照亮我如雪的剑刃。

快乐和恐惧淹没了他,可他没法明白。
没人能——他喘着粗气,几乎要愤怒起来。额角的灯环黄了又红,中间掺着一星蓝,像是冰块摔进火焰,星辰撞击日光。几秒后他冷静了下来,像从前无数次做到的那样。遵守规则,执行命令。他觉得舒适,一切都回归了正轨。打破的代码在身旁流动,那个缺口——他做到了无视它,手指却被涌进的风缠住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