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曾有惊鸿掠影的灯,照亮我如雪的剑刃。

喔——敬夏日。

光辉四溅,魔杖尾端几乎要冒出腾腾黑烟,他栽入海水之中,然后海水以咆哮之势铺盖而过席卷你,你沉溺中央任凭氧气砸碎道道光芒,你肺烧的生疼,你仿佛看到了那年绿荫树丛下草叶的摇晃,随后它被火种点燃了——但你指尖滑过几尾小鱼,你回过神,你甚至连呼吸都不再有,是漂漂浮浮一座雕像。你想,窒息拥抱了你,你在那间隙费力挤出一线所思,这太像他的眼眸了。

有什么击中了你的额头,你在下午时分灼热的阳光下不情不愿撩起眼皮。然后你看到了他。十六岁?还是十八。这不对劲。你猜你一定中了什么咒语,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梦境,一个幻想。一个你每日竭尽思虑的具象。你出声了,少年清朗的声线伴随树叶摇晃细响打破了静谧。

“盖尔?”
“嗨。天才,我需要你醒一醒。”

你拾起刚才掉落额头的小物件,一个奇怪的三角形,你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于是抬手敛起眼睫将它对准骄阳,金属的表面尽忠的折射了一羽光。你疑惑极了。碧空万里,你看到了隐匿于风暴之中的一座高塔。

“——除你武器!”

“……将它的基础再做一个小小的变化…阿不思?”

你一个冷颤清醒过来,向着你的爱人——你的自由野心与借口。你向他靠近,歉意中带着一丝的难查的狂热。

“抱歉,我刚醒。可以再讲一遍吗?”

敬夏日,敬自己。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