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曾有惊鸿掠影的灯,照亮我如雪的剑刃。

觉没睡够。

想起成砚说我,你真的是很喜欢出世的人物。瞅着作业神游天外,笔尾磕桌一声脆响,便猛然想通个中关节。

出世的人遇见情爱啊,总是要撞个鲜血淋漓,再折把身骨,惹上一身的附之脉络的尘埃,剜不掉,脱不出,蜿蜒生长牵连地面,连步子都行的踉跄。多年坚守的道义太容易在爱人眼中分崩离析了,带点自我毁灭式尖锐的浪漫。刀锋沾染月光,烛火舔舐签文,从极寒跌入烈焰,烧个冰雪消融,骨肉尽消。

若是没遇见,那便更好了。山中无甲子,我自做我云中客,晨露当酒,击箸而歌,管他山外世事更迭,洪水滔天。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