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曾有惊鸿掠影的灯,照亮我如雪的剑刃。

喔——敬夏日。

光辉四溅,魔杖尾端几乎要冒出腾腾黑烟,他栽入海水之中,然后海水以咆哮之势铺盖而过席卷你,你沉溺中央任凭氧气砸碎道道光芒,你肺烧的生疼,你仿佛看到了那年绿荫树丛下草叶的摇晃,随后它被火种点燃了——但你指尖滑过几尾小鱼,你回过神,你甚至连呼吸都不再有,是漂漂浮浮一座雕像。你想,窒息拥抱了你,你在那间隙费力挤出一线所思,这太像他的眼眸了。

有什么击中了你的额头,你在下午时分灼热的阳光下不情不愿撩起眼皮。然后你看到了他。十六岁?还是十八。这不对劲。你猜你一定中了什么咒语,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梦境,一个幻想。一个你每日竭尽思虑的具象。你出声了,少年清朗的声线伴随树叶摇晃细响打破了静谧。

“盖尔?”
“嗨。天才,我需要你醒一醒。”

你拾起刚才掉落额头的小物件,一个奇怪的三角形,你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于是抬手敛起眼睫将它对准骄阳,金属的表面尽忠的折射了一羽光。你疑惑极了。碧空万里,你看到了隐匿于风暴之中的一座高塔。

“——除你武器!”

“……将它的基础再做一个小小的变化…阿不思?”

你一个冷颤清醒过来,向着你的爱人——你的自由野心与借口。你向他靠近,歉意中带着一丝的难查的狂热。

“抱歉,我刚醒。可以再讲一遍吗?”

敬夏日,敬自己。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好一个师无渡,好一个水横天!

凯凯生日快乐哇。(*ฅ́˘ฅ̀*)

太难过了,只有手中没摸完的鱼还有点温度。(;′ -`)

P1被挂左上的小太子P2脖颈上的咒枷^q^。给我大可爱怜总疯狂打call!

觉没睡够。

想起成砚说我,你真的是很喜欢出世的人物。瞅着作业神游天外,笔尾磕桌一声脆响,便猛然想通个中关节。

出世的人遇见情爱啊,总是要撞个鲜血淋漓,再折把身骨,惹上一身的附之脉络的尘埃,剜不掉,脱不出,蜿蜒生长牵连地面,连步子都行的踉跄。多年坚守的道义太容易在爱人眼中分崩离析了,带点自我毁灭式尖锐的浪漫。刀锋沾染月光,烛火舔舐签文,从极寒跌入烈焰,烧个冰雪消融,骨肉尽消。

若是没遇见,那便更好了。山中无甲子,我自做我云中客,晨露当酒,击箸而歌,管他山外世事更迭,洪水滔天。

一个师兄悄咪咪给师弟买花灯的梗(……。修改重发,带夫人@妄行。 

瞎涂乱设。
嘿嘿嘿大熊睡衣的院长和小狮子睡衣的然然。
私心让院长脑袋毛耷拉下来一点♪

表白清和太太!(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看到x
说真的看到院长从镜子里看到自己那段好戳好戳诶呀我的小心肝苏炸啦——
假装能@清和润夏 (๑`^´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