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曾有惊鸿掠影的灯,照亮我如雪的剑刃。

P1被挂左上的小太子P2脖颈上的咒枷^q^。给我大可爱怜总疯狂打call!

觉没睡够。

想起成砚说我,你真的是很喜欢出世的人物。瞅着作业神游天外,笔尾磕桌一声脆响,便猛然想通个中关节。

出世的人遇见情爱啊,总是要撞个鲜血淋漓,再折把身骨,惹上一身的附之脉络的尘埃,剜不掉,脱不出,蜿蜒生长牵连地面,连步子都行的踉跄。多年坚守的道义太容易在爱人眼中分崩离析了,带点自我毁灭式尖锐的浪漫。刀锋沾染月光,烛火舔舐签文,从极寒跌入烈焰,烧个冰雪消融,骨肉尽消。

若是没遇见,那便更好了。山中无甲子,我自做我云中客,晨露当酒,击箸而歌,管他山外世事更迭,洪水滔天。

一个师兄悄咪咪给师弟买花灯的梗(……。修改重发,带夫人@妄行。 

瞎涂乱设。
嘿嘿嘿大熊睡衣的院长和小狮子睡衣的然然。
私心让院长脑袋毛耷拉下来一点♪

表白清和太太!(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看到x
说真的看到院长从镜子里看到自己那段好戳好戳诶呀我的小心肝苏炸啦——
假装能@清和润夏 (๑`^´๑)

茶与芝士.

嘿.好久不见:)

"别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希望了,看看这个被丧尸包围的地球——。"
少年嗤笑一声唇角明明白白的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随意的用脚尖翻过身边的一旁的尸体,其身上不到半小时就开始腐烂的伤口散发着一种难述的气味.苍蝇在周围不断地打着旋却没有一只停留上去,嗡嗡声忽近忽远的仿佛一场兀长而久远的祷告.
"少天真,这已经不是之前的世界了。"少年顿了下再次开口,声音不经意的被压低还带着变声期特有的沙哑.他反手捂住身后女孩儿的眼,扯出别在腰间的枪支对着尸体的脑袋抬手就是一枪.

女孩儿指尖微动,没有去擦掉脸上被崩溅上的血液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长长的睫毛扇动着像只振翅欲飞的蝴蝶.也许是有些痒,少年松开了置于她眸前的手,半晌后,女孩儿略嫌冷清的声线在少年耳边响起."可是你看,太阳出来了。"

没找到贴图唉